• <var id="g34yt"></var>
  • <s id="g34yt"><object id="g34yt"></object></s>

  • <rp id="g34yt"></rp>
    <tbody id="g34yt"><pre id="g34yt"></pre></tbody>
    <em id="g34yt"></em>
  • 驚悚小故事:樹頂上的女人

    2022.11.15 懸疑故事 1208

    樹頂上的女人

    ?  首先,開始故事之前,我必須說我和我的朋友們真的是巨蠢。

      真的蠢。

      我們熱愛一切有關我們這個農業小鎮的都市傳說。這些傳說,例如沼男,半夜出來吃掉壞小孩;制衣魔,一個會把人剝皮再做成外套的瘋子;最后,當然還有樹頂女。

      我真不懂為什么在聽完尤其最后一個傳說之后,我們鎮上的人沒有搬光。這個傳說是這樣的:一名愛好大自然的年輕女子在林間散步,聽到了雛鳥的叫聲。她不知道這是獵人為了吸引獵物用的錄音,于是她爬到樹上找尋聲音來源。到了樹上,她變得極為暴怒,發現竟然有人會獵殺鳥類這樣美麗的生物。

      女子試著毀掉播放錄音的喇叭,當然也想毀了獵人。本來躲藏著的獵人走出來,開始對著她大喊,女子也回罵。在互相對罵的同時,一陣突如其來的風嚇到了獵人,不小心誤觸擊發了一槍,她前額中彈,在樹上一命嗚呼。獵人當然是腳底抹油,尸體還留在樹上。

      像我先前說的一樣,我跟我的死黨們是一群蠢蛋。

      這群蠢蛋里有17歲的我和Travis,16歲的Michael和Angela,總共四個人。我們形影不離,只要鎮上有什么都市傳說我們都會去一探究竟,因為小鎮上實在沒什么樂子。

      Travis某天上網時發現樹頂女傳說并開始追蹤,他一邊咧嘴笑著一邊要我們看這個故事。

      我們看完之后都給彼此一個大大的微笑,贊成晚上去樹林看看。

      我們帶了每人各帶了一把手電筒跟槌子,另外還帶了兩個谷麥棒,跟烤雞肉。

      帶手電筒的理由其實顯而易見,谷麥棒是糧食,槌子是拿來砸樹用的。至于烤雞,因為我們想更進一步激怒樹頂女。別忘了她熱愛大自然,還有什么事情可以比把雞烤一烤,把樹砸得稀巴爛更令她生氣?

      我們沿途跋涉,開著手電筒進了樹林。時間是晚上08:47。

      晚上08:52,我們在樹林里被樹根弄得跌來撞去,看不清找不到路線。

      最后到了據信是樹頂女死掉的地方,我們用燈光探照地面,找到了「那棵樹」。

      這是樹林間最高的一棵樹,一棵巨大的北美黃杉,樹梢延伸攀進霧蒙蒙的星空之中。

      我喘了口大氣,寒冷的吐息劃破我們之間沉重的靜默。

      「老兄,那邊有個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,真的很糟糕……」Angela說。

      我視線循著她直盯盯的目光和擺蕩不定的指尖,看見那棵樹的樹頂……掛著一具連著筋腱與風干血肉的的骷髏。地上有三支泛黃的骨頭,它們最初掉落撞擊地面時的地方還留有凹陷。我們看得到樹上有個喇叭,他的電線被扯得破破爛爛。接著,我聽到了Michael的悶聲驚叫。

      我壓低了聲音問他,「你……是不是看到了樹上有什么東西在動?」在這同時,一陣風襲來,帶著腐臭與金屬燃燒的氣味。

      Angela在發抖。

      「那么,現在來看看傳說是真是假吧?!筎ravis說著,拿出槌子。當他發出像是準備開戰的吆喝,弄倒了一棵樹苗的同時,我們反而畏懼退縮了。干燥易折的樹枝在槌子持續的敲擊下啪嚓的一聲斷裂。

      「Travis,好了啦?!筂ichael在發抖。Travis一個回頭怒視,瞪得Michael只能住嘴。

      時間是晚上09:24。

      「你們給我……我不知你們是怎么想的啦!但是我打算要驗證傳說是真是假。我才不要在樹林里大老遠走了3英里多的路,來看這些好像骨頭,結果其實是木頭的東西。老兄,我可是花了錢買旅途裝備來的?!筎ravis丟下這幾句話,又繼續摧殘無辜的生命。

      Michael直盯著Travis搖頭,轉身就要離開。

      我拿手電筒照著Michael?!窶ichael,你要去哪?」天氣很冷,我很不爽。

      「回家了啦。”他一邊走著一邊回我。

      「等等!」我追上他?!肝腋阕甙?,這個地方真的讓人毛骨聳然?!顾c頭,我們繼續在黑暗中摸索前進。暗夜中的寂靜里時不時的傳來吆喝以及斷裂聲,某個不幸的植物正遭受摧殘。

      我們走了七分鐘的路程,Michael停了下來。

      「干嘛?」 我問他。

      「噓!」 Michael噓了很大一聲,要我安靜。

      遠處傳來一聲尖叫。

      是Travis的聲音。

      時間是晚上10:35。

      我們跑回了剛剛那個地方,跑得很喘。正當我呼吸穩定下來的時候,我抬頭一看,才剛吸進的空氣像是肚子被揍一拳了般地又噴了出來。

      一個身體半邊腐爛沒有右手臂的女人,在Travis和Angela頭頂盤旋。她的頭發紛亂,跟身體一樣也缺了半邊。她的眼神既黑又空洞。她的腹部伴隨著聲響裂開,伸出了黑色像是觸手的東西,往Travis的方向過去。我感到一陣惡心反胃。

      Travis大叫一聲,本來想躲在Angela背后。那女人卻無視Angela (我想可能是因為Angela沒做出什么破壞自然的舉動),嗖的一聲一只觸手巧妙地避開Angela凍僵但顫抖不已的雙腳,刺進了Travis的嘴巴,穿過頭顱。我吐出來了。Travis叫得亂七八糟,兩眼眼窩開始涌出大量的血。我用手電筒照著女人,才看仔細了她的皮膚蒼白,斑駁剝落,頭也少了半邊。

      還有一個彈孔。

      Travis發出最后聲嘶力竭的呼喊后倒地不起,女人在他空中盤旋,觸手迅速地挖了個坑。

      她不理會我和Michael。Travis的滲血形成了一條蜿蜒的黑色涓流,混著沙土,Michael的鞋則陷入這血土的泥沼中,附上一層褐色。

      當觸手開始札著Travis的胸腔,纏繞他的頸子,再次伸進它在Travis頭上開的洞,我又吐了。Travis的軀體被舉起,我看到了他的目光還在慌亂的四處掃射。

      他竟然還活著。

      女人也發現了。

      「不…不…」我聽到Angela口齒不清地說著?!赴萃胁灰刮也桓铱戳?。

      我聽見砰然巨響,Travis被砸在樹上,被砸在地面,甚至被砸在巖石上。我聽見他四肢飛散的聲音,混著濕濡的撕裂聲。我覺得他的血好像噴到我背上腳上,然后我聽到了Michael的尖叫。

      轉身回頭。

      女人開始瞪著Angela。

      Angela開始倒退想逃的時候被樹根絆倒,槌子和烤雞從她口袋中掉出來,被女人看到。

      時間是晚上11:03。

      我驚恐的看著Angela,成為下一個受害者。她的死法不如Travis般凄慘。女人一支接著一支拆了Angela的手腳,Angela的尖叫聲在每次的撕裂和寂靜之間劃出分隔,三者夾雜,直到她的頭被扯下來才結束。女人把Angela軟弱無力,染上血色的軀體和四肢丟進坑里。

      Travis的遺體也被丟進去,疊在Angela上面,兩人一起被埋了。我又吐了一次…女人轉向看著我,上下打量。一只觸手在我口袋中搜索,發現了我的谷麥棒。

      我很慶幸我把沉重的槌子和烤雞肉給了Travis,我的衣服沒有口袋可以裝這些東西。

      女人接著往Michael的方向過去。喔不,Michael的口袋和其他人一樣,有槌子和烤雞…Michael意識到這件事之后開始拔腿就跑,試著把女人帶開遠離我,逕自進入樹林深處。

      女人也在后方追著他,觸手迅速的在空中揮舞。

      Michael想辦法讓我可以逃走…

      我趕回家通報警長,而現在,手足無措。

      因為我的死黨們的遺體如人間蒸發般不知去向。我很確定我給警方切確的事發地點位置。

      因為現在新聞媒體記者們包圍著我家。

      因為現在越來越多人失蹤。

      因為現在樹頂女又被Michael帶出樹林了。而且她現在應該要來找我了…

    相關推薦:
    午夜精品福利在线导航小视频_国产成人亚洲欧美一区综合_人妻系列日韩心得_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无码
  • <var id="g34yt"></var>
  • <s id="g34yt"><object id="g34yt"></object></s>

  • <rp id="g34yt"></rp>
    <tbody id="g34yt"><pre id="g34yt"></pre></tbody>
    <em id="g34yt"></em>